坐落于山东济南西部的济南市美术馆被称作“钻石之光”

风云岁月教主的小屋


    济南市美术馆坐落于山东济南西部城区的省会文化艺术中心内,三角形建筑语言的反复运用配合多重材质的交错质感,被水池环绕的户外标志设计美术馆宛若一颗钻石,镶嵌在齐鲁大地上熠熠生辉。

济南市美术馆于20133月成立,加挂济南画院牌子,201310月入驻新馆正式运行。称济南市美术馆为“钻石”一点也不为过,除了“钻石”的形态,馆内硬件设施也是钻石级别。场馆由法国著名的AS公司设计,建筑面积1.5万余平米,总投资1.6亿元,馆内设施设备、楼宇自控、恒温恒湿、灯光照明、消防报警、安全监控等系统,都达到了国际一流水准,是一所设计理念前卫、内部设施完备的现代专业美术馆,具备与国际著名博物馆、美术馆接轨的条件。馆内地下一层,地上四层,共8个展厅,展厅面积5000余平米,展线长度近千米。除展厅、办公、创作等工作用房外,设有陶艺工作室、雕塑工作室、电化教学培训室、学术报告厅、艺术沙龙、版画体验室等,用于开展学术交流、公共艺术教育等。为方便观众参观和休息,还设有公共休息区、信息查询机、电子储物柜、免费饮水机等。

在如此优良的硬件条件下,济南市美术馆馆长杜华女士告诉我,他们把学术定位集中在当代艺术上,相较于山东其他美术机构的传统中国画路线,济南市美术馆以更加包容的态度策划了包括国画、油画、版画、综合材料等多种艺术门类在内的展览。先后推出了“第十届中国艺术节全国综合材料绘画特展”、“世纪新风度——21世纪中国画名家学术(全国巡回)展”“首届全国综合材料绘画双年展”等大型展览。杜滋龄、杜大恺、徐匡、阿鸽、方召麐等著名艺术家的个展筹划也是济南市美术馆一直努力的内容。

济南市美术馆同时把目光投向国际,积极开展对外交流活动,在短短两年时间内已与大英博物馆、卢浮宫、牛津大学阿什莫林美术馆、法国国家文化部、西班牙使馆、墨西哥使馆、比利时使馆等建立合作关系,相继推出了“时代巨匠——毕加索、米罗、达利、塔比艾斯艺术作品展”“墨西哥艺术家创作展”“比利时著名艺术家作品展”等国际大展,让当地人开拓视野,提高审美,不出国门也能体会到“大师来袭”的风采。


除了推出国内外展览外,济南市美术馆还举办多项公共文化教育活动,丰富市民的精神文化生活。除了做展览导赏外,济南市美术馆积极扶植有潜质、肯努力的艺术家,为他们提供展览场地,如济南市美术馆曾经为一位几十年如一日坚持绘画的80岁老人筹备个展。济南市美术馆还特别强调针对儿童的公教活动,提出“把课堂搬进美术馆”的理念,组织“庆六一·百名儿童共绘西部梦想”大型创作展、“涂鸦梦想——百名儿童画西城”等活动,周末开办儿童版画工作坊,为儿童讲解版画知识、进行版画示范、引导版画体验。这些活动拉近了大众与美术之间的距离,真正实现了馆长杜华强调的“美术馆的责任”。

此外,济南市美术馆脱胎于济南画院,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关系。济南市美术馆馆长杜华同时肩负济南画院院长的身份,她在协调两方工作上着实下了不少功夫。杜华馆长一直主张国有画院应该走在国家公益活动的前列,所以在汶川地震时,杜华带领画院专职画家同赴援建的北川擂鼓镇中心小学,尽心创作,为学校留下86幅墨宝,她带头创作的巨幅《祥荷图》是对孩子们能够出淤泥而不染、和谐幸福的祝愿。平时,济南画院也会经常组织创作人员深入社区、学校、军队,进行文化交流。

为了充分发挥美术馆与画院结合的优势,杜华督促馆内专职画家进行绘画创作,为他们提供美术馆场地,定期举办个展。在2015年岁末,杜华被聘请为山东艺术学院的客座教授,未来在带领研究生进行创作和研究的同时,会结合美术馆场地进行展览策划,积极推动美术馆与院校合作的新模式。

虽然新馆运行不过两年,济南美术馆坚持以包容的态度开展各种展览和交流活动,与济南画院互为依托,使得画院创作与美术馆活动有机结合。国际视野与积极创新的姿态会让这颗齐鲁大地上的“钻石”愈发耀眼。

“纯粹”的归途

细品杜华的创作,有优雅精致的坦培拉宋画,有挥洒绚烂的彩墨新荷,也有雅致脱俗的水墨印象。正好印证了她的自述:“在我的绘画世界里,一切皆有可能”。但是,无论绘画风格出现怎样的变化,不变的是杜华心中对中国传统绘画精神默默的坚守。

寻梦宋画

让济南美术馆这颗钻石一直保持璀璨光亮的是身兼双重身份的杜华女士,她既是济南市美术馆的馆长,也是济南画院的院长。同时,也是一位拥有包容视野却坚守传统底线的艺术家。

杜华早在90年代获得法国政府奖学金,前往法国埃克斯国家艺术学院深造。法国自由的艺术气息让这位中国艺术家如鱼得水,她如痴如醉的穿梭于法国大大小小的艺术馆、博物馆,见识到不同种类、不同材质、不同技法的艺术创作。眼之所见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她亲手尝试创作里的每一种“不一样”。也正是在这个阶段,杜华接触并爱上了坦培拉。

归国后,杜华在中央美术学院作高级访问学者,跟随张元教授研究综合材料,她巧妙的将在法国习得的坦培拉技法运用到花鸟画创作中。追溯坦培拉的产生在欧洲已有漫长的历史,远古时期的洞窟壁画就有用到了矿物质色粉调和动植物脂肪的传统;发展到中世纪的宗教绘画,已见坦培拉雏形,因为水性坦培拉色彩鲜明的饱和度可千年不变,所以成了绘制神的世界的最佳技法;文艺复兴是坦培拉发展的鼎盛时期,画家们为了克服水性坦培拉缺乏的生动性和柔和性,加入蛋黄进行调和,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坦培拉。杜华感慨这项技法的历史悠久,并深深的沉醉于蛋彩坦培拉柔和、自然的悦目光泽中。

 

杜华一直有自己的坚守,材料研究只是表象,她始终认为画面应该表现中国气质。因为从小临摹宋画,宋画中古朴典雅的精神气质一直是杜华陶醉的情结。于是,杜华开始大胆的创作,她用钟爱的坦培拉重绘宋代花鸟,两个古老文明在她笔下悄然相遇,丝毫不会冲突,甚是和谐。因为坦培拉颜料多水时薄如水彩,透明流畅;少水时则饱满沉稳,适于精细描绘,宋代花鸟的静谧雅致经过坦培拉丝绸般效果的修饰,显得愈发庄重和贵气。

杜华想用作品告诉我们,中国宋画传统美学里的简单、含蓄、轻柔是绘画骨子里带的气韵,坦培拉作为技法,会让作品生辉。所以,在她的“如梦令”系列绘画里,我们会看到两只白头鹎栖于枝头,一只低头梳理羽毛,一只抬头遥望,小竹树枝,青翠嫩绿;或一曲清溪,莲叶点点,鸳鸯戏水,其乐融融;再或果实累累,一枝残叶,黄鹂悠哉,羽毛光泽。如若远观而不近看,定会觉得这树这竹是中国传统的双钩填彩,这鸟这鹂是淡彩晕染、毫笔绒羽。其实若是细细品来,便会发现,坦培拉的光亮消解了宋画的线性笔触,近看线性结构似有若无;宋代花鸟的沉着古朴的色调经过坦培拉的演绎,变得亮丽透明;杜华的系列创作似临摹又有再造,虚实间别有一番风味。杜华还会将中国书法题跋穿插在坦培拉演绎的宋代花鸟间,真、草、隶、篆皆可入画,从中足可看出她深厚的文化传统修养和苦练的基本功底。

杜华走出国门,见识到了不一样的艺术精彩。但是她并没有只唯西方独尊,而是吸收外来滋养,融汇中国传统的精华。在她的不离不弃中,她最终发现了宋代花鸟与坦培拉之间的天作之合。发现艺术的包容性,却有自己的坚守,这或许是对杜华坦培拉宋代花鸟的最好诠释。

墨香坚守

对于一个善于挑战的人来说,一成不变太过枯燥,不断发现并提出新问题才是一生不停的追逐,亦如杜华这样描述自己的经历,“几十年的绘画生涯,我学习过传统的中国画,也探索过西方色彩与技法,画过水墨,也研究过古典油画,尝试过综合材料,也做过雕塑、装置,去过文艺复兴的圣地,也探访过南极冰封之地,一路上的所见所闻,中西文化的纷繁复杂、璀璨交织,让我的思维变得更加理性、更加开阔,视野变得更加宏大,开始用大文化的视野与理念去思考艺术、看待创作。”

杜华将视觉经验和创作体验视为财富,但是她并没有被大千世界的纷纷扰扰迷离了双眼,在经历了各种艺术创作的探索后,她决定回归水与墨,寻找中国艺术里最初的平静与真实。如果说杜华的“如梦令”系列用西方坦培拉技法描绘宋代花鸟的话,那么,她后来进行的彩墨和水墨创作则脱离了西方的显性影响,更加偏向对传统绘画的理解和生发。追寻水墨的过程也是杜华逐渐忘记过去,回归“心源”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杜华创作的每一幅彩墨作品和印象水墨作品,都是艺术思路日臻完善的见证。

首先,杜华的彩墨花鸟以墨色为主,以墨显色,以色助墨。色彩明快、鲜艳,虽然不再使用西方的色彩原料和技法,依旧能够看到西方缤纷色彩转化为彩墨浓妆淡彩总相宜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清荷”系列是杜华彩墨的主题,之所以选择清荷,一者因为荷花为济南市花;二者是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高贵品格是杜华一直推崇的。她笔下的《清荷》一反常态画法,自成一格。无论是彩破墨,墨破彩,还是墨破墨,彩破彩,绝不厚此薄彼,或顾此失彼,而是根据画面需要,时而泼彩似泄,时而惜墨如金,墨彩相融,主次兼顾,让人透过画面在恍惚之间似乎感受到了张大千的泼彩、齐白石的泼墨,还有林风眠的中西合璧……无论是泼彩、还是泼墨,她都能大处着笔,悉心收拾,畅快淋漓。在读一下“清荷”系列的名称,《碧荷生幽泉》《残香随暮雨》《斜阳欲暝彩云深》《新荷初放晓风凉》《凌波初动锦香浮》等,无不充分体现了她的诗情画意。

映日荷花、清潭碧水、墨叶交映,是杜华试图在纷扰繁杂社会里构建的世外桃源的偏安一隅。作家苏葵对她有这样的评价:“她其实内心是非常孤傲的,虽然她做人特别谦虚,谦虚到令我们身边很多朋友都特别敬佩的地步,她非常的低调,非常的谦和,但是我觉得她有一颗高傲的心,这颗高傲的心就像莲花一样非常的纯净。这个高是一种精神境界的高,是一种富有禅意的、有着超凡脱俗的那种精神层面上的追求,所以我觉得荷跟她的气质是非常相通的。”也正是有这种追求超凡脱俗的勇气,杜华无论是在美术馆管理还是艺术创作上,都勇于开拓思路,大胆创新。

彩墨作为杜华回归水墨本质的一个阶段,但她仍然觉得不够纯粹。在近来的系列“印象水墨”创作中,她将水墨中最富中国笔墨精神的墨色、线条、墨域进行提纯,把每一项元素都锤炼到极致。这种简化和破坏保留着对水墨精粹的考究,同时还谋求符合某种现代艺术的构成图式。观看杜华的“印象水墨”系列,会看到整体还是以花鸟为主,只是画面中更多的呈现了黑白两色的氤氲跳跃,少有斑斓色彩的点缀;画面中偶尔穿插线条粗细深浅不定,有若有若现的韵律之美;杜华抛开传统程式的舒服,在寻求最大自由度的同时,放大了任何可能性。她的花鸟在挥毫大写意的那一刻已经不再是自然中的花鸟,而是心中的花鸟。

“水云间”系列是杜华在水墨探索中试验的另一种画法,留白为天,黑色笔墨为底,中间水域是杜华笔触任性游走的线条拥簇,荷花这一意象仍然出现,只是它不再是泼墨泼彩的肆意生长,而变成了几笔简单的荷瓣或者莲蓬。线条、墨块,这些中国画里最基本的元素承载了最纯粹的精神内涵,理性的线条与感性的墨色在杜华的作品里吸引、碰撞、爆发。杜华的画在此时已经超越出固定的物质形态外貌,也正是在这种“似与不似之间”,她表达的生命四溢着激情与活力。诚如她自己对生命的感悟:“画中寄寓着自己对纯净世界的想往和对生命的咏叹,着重表现生命的色彩和节奏,尽显水墨之韵和诗意之美,形成自由开放的水墨泼彩新形态。

在面对一个勇于挑战的艺术家时,我经常会问:“接下来会有新的创作尝试吗?”不出所料,杜华翻开手机,给我看了她去南极考察的照片,南极的冰封雪原是最好的山水题材。照片里的南极只有蓝天、白云雪域,纯净,圣洁,一望无际。纯粹的极简之地正好符合杜华对生命诗意的咏叹,她说,接下来要钻研一下怎样把这种美好表现在画面里,刘大为对杜华的作品有“境如莲界”的评价,除了画面中时常出现的“清荷”主题外,杜华追求的朴素至纯是真性情的自然流露。支英琦在“杜华水墨画展”序中曾用“真水无香”作喻,至纯之水无需强求它的香气,它俨然已经超脱为中国文化独有的境界。作为艺术家,远离纷扰,修美内心,所做艺术,无色无香,却明净清冽,斯人斯画,正合杜华。


从接触大千世界到回归传统和内心,杜华的作品经历了从坦培拉宋代花鸟画到彩墨,再到水墨的转变。西方绘画的影响因素从最初的坦培拉技法显性影响转变为缤纷色彩的隐形影响。最终,杜华在最传统的水墨演绎中,发现了中国绘画的传统与西方的抽象境界相融相契的地方。不得不说,无论哪一个阶段的绘画,都体现出杜华融汇东西的特点,这两种力量交织在画面中是开放与传统、浪漫与宁静的相生相惜。所有的作品都印证了杜华一直强调的“笔墨应该超越时代”的言辞,无论作品风格再怎么变化,不变的是她内心深处对民族文化的默默坚守。

——————————————————————————————————

欢迎订阅:“风云岁月教主的小屋”微信公众号,添加关注,天天有惊喜哦~


方法一:点击上方蓝色字“风云岁月教主的小屋”关注

方法二:搜索公众号“风云岁月教主的小屋”关注

方法三:长按上面的二维码添加关注

欢迎加教主个人微信hongfei0007交流,欢迎您提好的想法、创意和稿件